深山古堡遥桥峪

2018-06-19 张怀敏

    雾灵山西北侧山湾里,有一座保存完好的明代小城堡。它北面依山,三面环水。安达木河就像一条玉带,从东北方缓缓而来,绕过南面,又欢快的向西北方飘去。

    城堡很小,占地只有一万两千平米。东西方向较长,也不过100多米,两个人分别站到对面,完全可以大声对话。一座朝南的城门,是人们进出的唯一通道。城门内西侧,顺城墙有一道石阶梯,为蹬城步道。外侧砌有宇墙,城墙顶层方砖铺墁,游人可在墙顶绕城一周。城门洞正对着一棵古老的槐树,透过久经沧桑的枝干,可以望见云岫谷的远山近树,当然还有看不见的,就是隐藏在苍茫林海中的那些古道关隘。

小小城堡,却有着悠久的历史。明洪武初年(1368-1398年),为防御蒙古部族的入侵,朝廷在曹家路设“千总府”营城,同时在走马安口,安达木河北岸建寨堡,命名河间营——这就是小城堡的前身。万历二十七年(1599年)秋,由河间营寨堡扩建为河间营城堡。城池呈长方形,花岗岩石垒砌的城墙,高约7米,宽近4米,垛口马道,一应俱全,遇有战事,可攻可守。当年长城边关每逢敌情,远近烽火楼上狼烟燃起,城堡内就会集合兵马迅速驰援。自那时起,城堡就与北边巍峨的长城,远近山顶上矗立的敌楼烽火台相互呼应,形成了防御外敌的重要基地。据传说河间营城堡,还兼负督制长城砖,城堡东北有名叫东窑的地方,存有多处砖窑废墟,曹家路关门等地刻有“河大营”字样的城砖即出于此。自明代起,那片山下开始烧制砖瓦,延续几百年,最后一座砖窑到上个世纪70年代才熄火关闭。

河间营对面的山谷,曾有一村落,住着守城将士的家人和农民猎户,那里山峻谷深,沟长水清,风光秀美,称为窈窕谷。因字既不好写也不好叫,后来叫白了,便成了遥桥谷,因有谷还有山,久而久之,便叫成了遥桥峪。到了清代,明军撤走,遥桥峪百姓陆续搬进城堡居住,1664年,顺治皇帝修建东陵,雾灵山主峰及周边2400平方公里划为风水禁区,遥桥峪村落属于禁区之内,整村搬至城堡,“河间营”更名为遥桥峪。

遥桥峪古堡,历经改朝换代,沧桑变化,但它苍劲古老厚重的城墙,一直紧紧围护着遥桥峪的一切,任风吹雪盖,日晒雨淋,数百年来仍然岿然不动。城堡中居民几百年祖祖辈辈的相邻守望,和睦相处,亲若一家。无论贫穷战乱,天灾人祸,始终保持了善良宽厚、热情讲礼的淳朴民风和勇敢智慧的精神。

 

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古堡东面修建了雾灵湖,南面原始森林开辟为云岫谷旅游区,人们可以随时登临古堡城墙,眺望远处的长城和烽火楼台,寻觅几百年前战争的遗迹遗物,发思古之幽情。更可以游览碧波荡漾的雾灵湖,清澈流淌的安达木河,树木葱茏的森林,欣赏春芽夏草,奇花异果,秋山流彩,冰川砾石。神奇的古堡,美丽的风光,淳朴热情的民风以及原汁原味的农家饭,吸引了成百万的国内外游客。遥桥峪村民审时度势办起民俗旅游,游人走进古城堡,家家大门向你敞开,整洁的环境,朴实的问候,喷香的饭菜,让人感到温暖亲切,自在而踏实,流连忘返。

 

    遥桥峪古堡的前世今生与古堡人的坚守传承,浑然一体,就像一阙古韵,一幅历史画卷,意味无穷。